薔薇

秋天腳步悄悄逼進

秋月~一直以來不停巡視人世間

冷冷看盡人間悲歡離合興廢事亙古不變

古月照今塵~照出一段生離死別難忘的情愫

前塵往事在初秋夜晚,記憶更鮮明

 

那一年~也是初秋吧!

他不經意走進五分埔一家男服飾店

她是這家店老闆娘

人哪!很奧妙

同為一個區域出生成長,言談思想

生活習慣,屬性大致雷同

而一樣在異鄉討生活的遊子

心中都隱藏那份飄泊孤獨 不確定感

因而拉近距離很快很快

他鄉遇的不是故知,好像在延續那一世未了情緣

 

交往期間總覺得她老是徘徊愛與不愛之間

幾次深談,都以「沒事沒事」帶過

 

半年後無預警的把店關閉

搬回老家,追問原因,一樣沒答案

南北相隔幾乎難見一面

漸行漸遠命運注定逃不過

 

某天早上他手機顯示一則簡訊留言是她留的

「我現在在海邊,你來不來?」

早晨4點鐘?人在海邊?有沒有搞錯?

直覺告訴他~一定有事 是什麼事?

 

那一處海域確實迷人

細砂 海風還有一排排木麻黃防風林

「我很喜歡這裡,早晨的薄霧很吸引人

希望死後骨灰能灑在這裡」

打開休旅車後門,他被車內景像嚇呆了

棉被 枕頭 換洗衣物泡茶 咖啡器具

半箱泡麵 一堆書本蚊香……一車塞滿滿

她看看他的表情,苦笑的說:

「醫生告知我,癌細胞已經擴散

不希望家人為我擔心,也受不了那種眼神

我一個月沒回家了」

他如挨一記棍,終於懂了

包括她離婚後不想再結婚的原因

為避免增加別人困擾為躲避異樣眼神

她選擇流浪 自我放逐

離開時的擁抱她徹底崩潰

 

午后小鎮的咖啡館裡她低頭攪動咖啡

「你什麼時候回臺北?」

「明天早上就走」

「不是說出差一個禮拜嗎?怎麼…」

「事情辨好了,要回去交差。妳真的好嗎??」

「我已經作好準備了」

嘆口氣又低下頭…

走出咖啡館一個往南一個往北

沒有說再見,如同沒來過一樣

兩人都明白,這一次是生離也是死別

 

爾後~他打無數次通電話,回的都是一樣冰冷的聲音:

「您撥的電話號碼是空號,請查明後再撥」………

 

 

 

    遊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